【海蓝·小说】如此选举

笔名经典散文2022-04-20 11:14:120

人逢喜事精神爽;阿憨今天要去农村老家参加一个侄儿的婚宴。

一觉起来已经九点多了;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洗了个头,穿上久违的西装,打上领带,把皮鞋擦的铮亮;掏了掏兜,‘嗯’钱在,不然到时候忘了带礼钱,那就太丢人了!

快十一点的时候,一辆公交车在阿憨老家的村外停住了,阿憨从车里走了下来,然后步行向村里走去。

没有直接回家,因为知道父母一定在侄儿的婚事儿上呢!

老远就听到了很响的喜悦歌曲声。

“呦!阿憨来了!”

“阿憨混的不错啊!西装革履的!呵呵呵!……”走到门口,还没有进院子,街坊们在和阿憨嬉笑着打着招呼。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呵呵呵!再说小鹏结婚,咱也不能穿的太不像样了吧!呵呵呵!你们在啊!我先进去看看……”说着从兜里掏出香烟,散了几根;然后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来往的亲朋,帮忙的街坊,笑声、喊声、做菜的声音和音响的歌声交杂在一起,很是热闹。

阿憨来到院子里,找到父母先打了个招呼,然后和见到的叔伯长辈们问候寒暄了一下,到账桌上上了礼钱后,就到院门口和久未见面的街坊闲聊去了。

因为好久没有回来,大家也不是很清楚阿憨在市里的情况;所以阿憨就和他们神侃着。

“阿憨来了!”正侃的起劲,一个人走过来和阿憨打招呼。

“哦!为民哥啊!……”阿憨说着正欲掏烟,为民已经拿着一根烟先递了过来,并且亲自给阿憨点上了。

“阿憨,来!和你说几句话……”为民有点神秘的说。

“什么事啊!……”阿憨跟着为民来到一个僻静处。

“是这样……你看你今天正好回来了,明天是村里的选举日,你叔明天也参加,你一定要投你叔一票啊!……”为民看着阿憨笑呵呵的压低声音说。

“哦!是吗?那行,可以啊!……”阿憨也一面笑着应允着。

“那我叔、婶那里你也说说啊!……回头我请客,请你喝酒啊!”为民依旧笑着说。

“行啊!晚上我和我爸妈说说。”阿憨吸了一口烟,吐出了一口烟雾。

“行,就这!那你先去忙吧!”说着又掏出了一根烟递给了阿憨,转身走了。

阿憨叫为民一声哥,其实都是街坊间的称谓,也没有很深的关系,同辈而已。

侄儿的婚礼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圆满的结束了。

晚上在侄儿家吃过饭,父母先回家去了,阿憨又呆了会,和叔、婶打过招呼后,也出门向家里走去。

晚上街上很静,偶尔的有人走过。

“阿憨!阿憨!……”正走着,阿憨被一个声音叫住。

阿憨站住脚,转身看到一个人向他走来。

“哦!是治国啊!有事儿?”阿憨对来人说。

“嗯!明天选举的事,知道了吧?”治国递上一根烟声音低低的说。

“知道了!怎么?你也进大队了?……”阿憨疑惑看着治国说。

“看着现在大队里被他们搞的乱七八糟的,想试试,嘿嘿!明天选举……”治国‘嘿嘿’的笑着,还有点不好意思似的,说着掏出一盒烟塞到阿憨的兜里。

“弄这干什么啊!不要,不要!支持你就行了,这没有必要了!”阿憨说着从兜里把烟掏出来要递给治国。

“拿着吧!拿着吧!吸一盒烟没有什么的!我还有事,先走了!……”治国把阿憨递烟的手一推,说着走开了。

回到家里,父母还没有睡,在看电视;阿憨看到桌子上放着一袋大米和一壶油。

“买了一袋大米和一壶油?”阿憨问正在看电视的父母说。

“什么买的呀!是人家送的。”阿憨母亲扭过头对阿憨说。

“谁送的?”阿憨坐到沙发上疑惑的问母亲。

“还不是明天要选举了,想让我们投他们票的!”母亲说。

“给就要,反正不要白不要;反正谁选上去了,回头还的把现在选举时候出的钱给捞回去的;就算不要他们的东西,不管谁选进去了,谁都会想着从大队里捞钱的……”阿憨说。

一会儿,听到大门响了一下,阿憨起身打开门走到院子里,打开院子里的灯,有人走了过来。

“婶儿!吃过没有?”阿憨笑着对来人说。

“吃过了,你今天回来的?你一个人在家呢?”阿憨婶儿说。

“嗯!今天回来的,爸妈都在屋里呢!”阿憨说着把婶儿让进了屋。

进到屋里,免不了相互的寒暄一下,然后说到了正题。

“街坊们都想让老铁竞选一下,都说他人缘好会办事,本来我不想让他参加;但是,大队里把候选的名单都订好了,只好试试了;只有硬着头皮来回转转和大家打声招呼……”阿憨婶儿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你看人家都送这送那的,你瞧我们什么也拿不出来!……”阿憨婶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大米和油,无奈的说。

“不是说谁送的东西多就一定是谁选上的;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啊‘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送东西会起到一定的效果,;不过,既然弄到这一步了,还是试试吧!我们这里你放心,就算你今晚不来,我们的那几票也会给老铁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阿憨父亲说。

“行!心里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那我先走了!”阿憨婶儿说完起身走了。

老铁,在村里的威望还不错,不管谁家里有什么家长里短的事情,都愿意找他管管;而且,做事会一碗水端平的。

第二天,在小鹏家吃过大锅饭,正在屋里闲聊,一个本家大哥进来了。

“你们怎么还不去啊?选举的在大队发东西呢!”本家大哥进来就喊。

“现在选举都来这套了,呵呵!”阿憨笑着说。

“这算什么呀!别的村选举发东西不算,有的还给钱,有的选举前几天就请客,大车小车的拉人去市里的饭店吃饭……”阿憨叔说。

“到大队里的油水有那么大?”阿憨疑惑的说。

“怎么没有啊!不然光凭国家给他们发的一年几千块的工资,有的干部才几百块的工资,当干部的家家会起楼房?为什么计划生育的都是计划老百姓的?有钱的村子,竞选干部每次选举,竞选人有的投入几十万进去,没有大的油水谁会这么做?他们又不傻!”阿憨叔有点愤愤的说。

阿憨无语了。

“还没有投选票的,赶快来!每个人的选票一定要亲自来,签过字后才会生效,别人代投票的作废,投票截止到上午的十点半。。。”村里的大喇叭里广播着。

不多会,阿憨,阿憨的父母和本家的几个叔伯们一起向大队走去。

大队外,停着好几辆车,都在忙着给过来的村民套近乎;以前给谁送过东西的,今天见面后每人又给了盒好烟,相互的客气一下,就进去投票了。

因为事先都做了工作,所以是谁那一边的人都心里有数的,见面后话也不多,寒暄一下,点点头了事。

还有的候选人把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搀扶过来了,就为了多点选票啊!平日里也不见得他们对老人有这么的好啊!阿憨看在眼里,心里说。

大队的大院内,不多远就有各个候选人的家人在那里站着,不过在这里不是拉选票的,应该是看看都谁来过吧!

阿憨一行人走过去的时候,和谁有那么点意思的,点点头吸只烟,也就过去了。

投票室里有大队的其他没有参选的几个干部和办事处的干部作为监督;每次只允许一个人进去,是为了防止作弊和串票吧!

阿憨先写好后,把选票投进了票箱,走了出来。

北京治儿童癫痫病的医院
有哪些治癫痫病方法
癫痫治疗费用需要多少